有口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
上一章 木头人的好处之一 本站APP 下一章 犹如一根鱼刺卡在喉咙

第026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

作者:橘苗 更新时间:2020-11-23 17:33:52

商量告诉付尤:宁加一本来跟自己一起等的,但她奶奶心脏病犯了,还在住院观察,担心爷爷照顾不过来,就赶回家去了。

付尤一秒没耽误,跳上车直接往宁加一家狂奔。

商量努力的伸长小短腿,不断蹬着脚踏板,气喘吁吁得在后面追。

前者一阵风似得停在家门口,后者好似一块石头,在脚踏板停止运动的时候,险些直接落地。

烟囱冒出青烟,烟飘得越来越远,好似要与天空齐平。

付尤任由书包挂在车头荡啊荡,转身往屋里冲。

“宁加一,宁爷爷?”

宁加一在厨房正准备做饭,闻声后,站在厨房门口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付尤脱下外套,撸起袖子,“听说宋奶奶病了,我来看看有没有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。”

“你?你别给我添乱我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“哼哼,你可别小看我!”

宁加一不是小看付尤,而是怕他那急性子,不小心把厨房给点着了。

“哎,你们家的灶台怎么长这个样子啊?”

“没见过?”

“没,我之前居然没发现。”

“可不是嘛,你就知道埋头吃。”

付尤啧啧咂舌,抬起头,用怨念的小眼神瞅宁加一:“这样生火做饭不容易烧着房子吗?你看你看,火都快冒出来了。”

宁加一拿起火钳把烧得滋滋作响的柴往里推,然后把工具递给付尤:

“不会,我们家烧土灶烧了这么多年,没出过事,你去别家看看,基本都是这种。”

宁加一边解释,边掀开锅盖,“火大啦,别往里面塞柴火啦。”

“知道了,喊那么大声干嘛。”

“锅里不是咕噜咕噜,柴火烧得滋啦滋啦的麽,我怕你听不到。”

付尤盯着宁加一说拟音词的时候,撅起嘴巴,小模样很搞笑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“当然是笑你啦,不然,我笑我自己啊。笨蛋。”

“切,你好意思说我是笨蛋。”

两人正斗嘴,商量左手拎着打包盒,右手拎着一袋青提子跑进屋。

“宁加一同学,你别做太多菜,我这里有好多呢。”

小诊所离得也不是很远,三人各自提着东西,迈着相同的步伐,带着几乎同样的笑脸,走几步,跑几步。

宋梅还在心疼孩子,想着,娃娃一个人在家做饭,身边也没有一个人陪着说说话……

不久,宁在福笑呵呵走进病房,指着宋梅:“老伴,你看看,都有谁来看你啦。”

“宋奶奶。”商量笑得和福娃似的。

“宋奶奶您好点没有?”付尤把饭盒放在床头桌。

宋梅一下子看见仨孩子出现在眼前,又惊又喜,随后又看见他们准备的丰盛晚餐,还有水果,心里乐开了花,嘴上埋怨他们乱花钱。

两位老人看见孙女和同龄孩子说说笑笑,他们心里甚是欣慰。

宋梅整个人一下子变得特别舒服,等孩子们走了,她拉过老伴的手:

“老头子,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,根本不需要住院,你待会儿给我收拾东西,我要回家。”

“那不行,等明天我去问问医生,看他怎么说。”

“你这脑子怎么就一根筋,我这不是挺好的嘛,你看啊。”

宁在福歪着脑袋,故意不去看宋梅,“我不管,你好好待着,我去给你倒热水来。”

付尤陪宁加一在小卖部待到八点,把她送到家门口之后才回家。

张克成一听说宋梅病了,也就不下狠手去打付尤,举起拖鞋提醒他赶紧洗澡睡觉。

明天周六。

张克成打算顺道去拜访几家人。

第一家是王城。

不少人说王顺才两孩子现在住在王城家,而王城待孩子就跟自己亲生似得。

听说归听说,张克成倒要亲眼看看,亲耳听听。

此时,王城恰好就在家门口锯木头,电锯声掩盖住了张克成的脚步声,以至张克成拍王城后背,他才得知有人来靠近。

“你锯这么多木头干什么呢?”

“给孩子做床。”王城说完,指着不远的竹椅,“张警官坐哪儿吧。”

“我这也没有在上班,你就别喊我警官,叫我名字就成。”

张克成刚刚坐下来,随即又说:“那俩孩子的父亲可是杀掉你老婆的凶手,你这么做,心里不隔音吗?”

为了不让气氛变得严肃,张克成末尾加了句:如果是我,肯定没这么大度啊。

“我跟我老婆感情没那么深,知道她死了,说实话,没什么感觉。”

张克成暗自咂舌,咬紧下唇,心想:之前还那么积极找真凶,提供线索,怎么突然就变成没多少感情了?

“真是这样?怎么说都是好几年的夫妻。”

王城扭过身子点头:“就是这样。你来估计就是看看孩子,确认我有没有虐待他们是不是?”

张克成还没来及发言,对方冲着楼上喊:“强子,秀恩,叔叔给你们钱去小卖部买好吃的。”

眨眼的功夫。

张克成看见两个小娃娃笑嘻嘻的跑到王城面前,伸手接钱,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,转身就跑远了。

“他们看起来还挺好的。”

“嗯,看着不错,晚上还是会哭着要妈妈,特别是小的,哭累了才睡着。大人造的孽,孩子来受苦,不公平啊!”

张克成斜视看王城,“孩子住你这儿,他们爷爷奶奶同意?”

“两个老人连自己都照顾不了,怎么照顾孩子?要是他们乐意,也可以跟着搬过来住。”

王城站直身子,双目注视张克成的眼睛,“王顺才家房子现在是我的,他的修车厂也是我的。我也没要他们搬走的意思。大家伙儿都住在一块,不说别的,这点邻里情分还是有的。”

“嗯,你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!不错,有你,我也放心了。”

王城松了口气,笑了笑:“张警官言重了。”

王城锯完了木头,进屋倒了茶递给张克成,两人有的没的聊了几句。

正当张克成起身准备走,侧头之际,余光看见屋里探出一个小女孩的脑袋。

王城见状,介绍说:“那是我闺女,王亚亚。”

“哦?你女儿几岁了?”

“三岁半。”

“她……”

王城打断张克成的话:“我闺女是傻子,两岁生病去县城小医院看病,医生开错了药,命还在,就是看起来痴痴呆呆的,到现在都不会说话。前段时间带她去检查,医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让我多去几家医院,挂专家号看看。”

“之后有眉目了吗?”

“要是有就好了。”王城连连叹气。

“所以孩子待在家,没去上幼儿园?”

“除了父母,谁愿意去照顾一个有问题的孩子?我打算自己教她写字画画,走一步,看一步。”

张克成没再回应王城的话,视线落在那孩子圆溜溜,红扑扑的脸上,不禁走过去想靠近看看。

“亚亚,快进去,别吹风。”

“她好像一听到你的声音,就非常害怕。”

王城两脚来回倒,目光不敢直视王亚亚,干笑了几声,解释:

“你们不知道这种傻孩子有时候多调皮,有时候,我只是偶尔会打她屁股,或许因为这样,她才怕我吧。”

话音落。

王育才和王秀恩各自拎着一袋子小零食回来了,他们这才注意到张克成,想上前说说话。

王城拉过两孩子的手,“瞧你们,出去一趟就弄了一声泥,叔叔带你们去换身衣服。”他走了一半,回头:“张警官,你没其他事吧?”

“没啥事,你去给孩子换衣服吧,我走了。”

张克成有些怀疑自己是否看得真切,王亚亚那孩子看王城的眼神,不像是孩子看父亲,有种……怎么说呢?比害怕还要复杂的感觉。

王城倒是对王顺才两孩子不错,毕竟,孩子愿意亲近他,这点不会骗人。

不知不觉,他走到了王顺才家门口。

前脚刚刚踩上台阶,下一秒,他听到宁加一的声音。

“张叔叔。”

“哎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给阿翠奶奶送挂面还有鸡蛋。”宁加一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“我正准备去找您了,正好在这儿碰到了,我爷爷要我告诉您一声你,您什么时候去南昌里,麻烦您捎上我爷爷奶奶。”

“是去检查身体吧?”

“嗯嗯,爷爷还是不放心奶奶,想带她去大医院看看。”

“好的,叔叔一定记得。”

张克成目送宁加一走远,转过身敲响王顺才家门,结果半天没有回应,他刚扭身准备。

门,忽然从里面推开。

“啊,张警官,救命啊,我家老东西突然晕倒了,推都推不醒啊!”

王顺才父亲晕倒在地,口眼歪斜,四肢僵硬。

“您丈夫是不是有脑梗?”

“嗯。药……今天刚刚吃完了。”

“……”张克成拍拍脑门,保持镇静,“快把他衣领子解开,别让他躺平,不要乱动他。还有……”他差点结舌,“拿些冰凉的东西,放在他脑勺底下。”

王顺才母亲也不知道为什么,张克成说什么,她都照做。

张克成一摸口袋,偏偏重要时候忘记带手机,而王顺才家唯一的座机电话已经坏了。左右邻居都没有人。

“宁加一,宁加一你在附近吗?”

“张叔叔,你……”

“带手机没有?”

“带了。”

“好,我报电话号码,你赶紧打。”

宁加一匆匆拨号,随后把手机递给张克成。

“白若,快点带上脑梗塞的药来王顺才家,快快快!!”

白若和几位医生赶到王顺才家,只可惜,迟了一步。

王顺才母亲痛哭不止,后悔没有早点从楼上下来,同时,嘴里痛骂王城。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木头人的好处之一 本站APP 下一章 犹如一根鱼刺卡在喉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