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口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
上一章 是谁弄死了虎皮鹦鹉 本站APP 下一章 不理你不是因为不想

第020章 两个人的秘密

作者:橘苗 更新时间:2020-11-17 18:24:15

外面不仅起了大风,偶尔还会滴落几颗雨。

付尤也不知道宁加一要去哪儿,默默跟在她身后。

“就是这儿。”

宁加一选择了橘子林来埋葬去世的虎皮鹦鹉,她接过付尤手里的瓦楞箱,轻轻放在草地上。

“是要挖坑么?”

宁加一点点头,拿出另外一把小铲子递给付尤,“谢谢你愿意来帮忙。”

“客气了。如果东西不多,你该不会一个人出来吧?”话,脱口而出,付尤倒是希望听到的回答是否定。

“嗯。”

“嗯?”付尤完全理解不了一个女孩子的胆子为何可以如此之大,“大晚上的出来,你就不怕遇见什么?”

宁加一语气笃定:“不怕。”

“好吧,当我什么都没有问。”付尤彻底被折服,埋头继续挖坑。

宁加一抬起头看了眼,“付尤,我怀疑是王城来过我家,但我不确定,所以我我想去偷窥。”

付尤差点被自己分泌出来的口水给噎死。

“咳咳咳,宁加一你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?”

宁加一点点头,满脸写着“严肃“的说:“你还记得那天我们在王顺才家门口碰面吗?”

付尤当然记得了。

“那天我在王城家狗盆里面捡到一根红绳,那根绳子就是大黄狗脖子上的那一条,我非常确定。今天我的鹦鹉突然离奇死亡,抽屉的红绳也不见了。”

宁加一语气依旧平静,但每个字都掷地有声,非常有力量。

“……”付尤瞳仁放大,沉思了片刻,“真的不见了吗?”

“嗯。我找过了好多遍,只有那根红绳不见了。”宁加一也希望自己弄错了,可事实就是如此,“所以我让……让你跟我一起去偷窥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

“嗯?”

偷窥的想法在宁加一脑子里面来来回回走了无数次,她设想了无数次找付尤开口的场景,百感交集,好不容易开口,对方竟这么爽快。

“怎么?不信我啊?”

“当然不是了,”宁加一忙摇头,“付尤同学,不管我们调查出什么结果,我一定会答谢你的。”

“为什么是我?”

“……我没有朋友可以拜托。”

付尤拍拍自己脑门,“以后我们就是朋友,有什么困难,尽管来找我。”

“谢谢你,付尤同学。”

“跟朋友客气什么,快点挖,下雨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天公作美,两人挖好坑,埋葬好鹦鹉和它们的笼子后,淅淅沥沥的小雨变成了哗啦啦的阵雨。

付尤抓住宁加一的手,带她往家的方向狂奔。

一路上,雨水把两人淋成落汤鸡,鞋子基本上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全被泥巴给裹住了,衣服鞋子也没有幸免。

“明天我帮你洗衣服。”

宁加一把付尤从上至下指了遍。

“包括内裤麽?”付尤自然而然就说出口,丝毫不觉得难为情。

“你要是有这个需要的话,我也可以帮你洗呀。”

爷爷奶奶的内衣内裤,宁加一又不是没有洗过,对方不介意,她也不会介意。

“好,一言为定,你可别反悔哦。”

“当然了,拉钩。”

“拉钩。”

因为家中只有一间浴室的关系,两人只能够等一人洗完了,另外一个再进去。

宁在福听到动静摸着黑起床,推开房门,看见孙女和付尤坐在饭桌旁,不禁问:

“都这么晚了,你们怎么还不睡觉啊?衣服也不套一件,担心感冒哦!”

宁加一帮付尤写数学试卷,手,有意无意盖住名字的部分,点头直说好。待她盯着爷爷关上房门,扭头告诉付尤赶紧写作文,不准偷懒。

那根红绳还有昨夜里埋葬鹦鹉尸体是付尤和宁加一的秘密。

周一两人正常去学校上课,因为班级相隔甚远,再加上付尤要准备联考,几乎一整天都呆在画室。

商量这个有心人察觉到两人的关系明显不同往常,说是朋友,两人见面也不怎么说话,说是冤家,却偶尔会看见两人相视一笑……

稀奇!稀奇!

商量偶尔耍点小聪明,想套套话,但结果都一样——没有任何结果。不但如此,放学之后就不见两人的踪影,问其他同学,无一人知情。

殊不知,整整一周,一三五,宁加一佯装路过去王城家走走,二四六,付尤骑上他心爱的自行车到处溜,主要观察的地方还是在王城家。

经过一周的考察,并没有意外的收获。

除王城家门前拴住的那条狼狗以外,那栋房子就像是鬼屋。

这是付尤的说法,因为他有几次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的时候,经过附近,人家烟囱都在冒烟,或是听到谁家炒菜,或是铁锅铲碰到锅的声音,只有王城家,只有狗吠。

他也不好打听,只能够溜达几圈回家。

而宁加一这边,碰到的情况都差不多,倒是问起爷爷或是奶奶,只说,他们家人知道自己不受待见,平常做事有几分小心翼翼。许是怕被人说闲话,相比从前,存在感愈发低了。

宁加一想来想去,直觉在告诉她,总有件事与王城脱不了干系。

毕竟,宁加一听说付尤前后亲眼目睹的身影一个高一个矮,一个稍胖,一个很瘦。

如果凶手真是王顺才,那么,他或许还有帮凶。

宁加一和付尤就事论事,讨论了许久。

就在两人打算一同去找张克成,噩耗传来。

张龙飞打电话通知付尤,说张克成喉咙里面检查出肿瘤,医生建议尽快做手术,让他少去打扰。

付尤点了外放,付尤外公的话,宁加一全都听到了。

“没事,我小舅一定没事的。”付尤冲着宁加一笑。

“嗯嗯,张警官一定会没事。待会儿吃了饭,我们一起去看看,呃……我意思是,趁着张爷爷和程奶奶不在的时候。”

“好。”

宁在福和宋梅听说张克成要动手术,两人几乎同时叹气。

“哎,想起来,张警官之前总是咳嗽,劝他去医院看看,结果没几天,碰面后,他还是咳,瞧着就难受,真真真想不到竟然是喉咙里面长了肿瘤。”

宋梅望着两孩子脸色都不好,在桌底下拍宁在福的腿,示意他赶紧吃饭,别说话。

四个人吃饱,收拾好碗筷,随即去县医院。

102号病房内,程怡坐在床边上,她给张克成榨苹果汁,机器声还挺响的,有人从外面走进来打招呼,她都没有察觉。

“张警官。”

程怡回过头,立马关掉榨汁机,“你们怎么来了,来了就算了,还买这么多东西。”

宁在福放下一袋香蕉和一箱纯牛奶,摇头说:“也没买什么,你们别客气。”

“良心肿瘤没事的,做完手术,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。”宋梅拉过程怡的手,安慰她。

“是啊,医生都说了,幸好检查得及时,要是再拖一段时间,怕是要恶化了。”程怡想到后果,心里堵得慌。

“你们也是的,孩子都不怕,你们就别愁眉苦脸的。”

宁在福对着张克成笑,笑完了,拉过老伴的手,“你们两个肯定还没有吃饭,这里有我和宋梅,你们去吃点东西。”

被宁在福说中了。

张龙飞和程怡知道儿子要住院后,立马拿上银行卡从家里面赶来,一个人整理床铺,换上新的床单和被套,一人去办入院手续……忙活到现在,连口水都没有喝。

张克成平时从不麻烦父母和其他人,这会儿他极其不好意思,除了说谢谢以外,脑子里面也想不出其他的话。

“小舅!”

付尤是被宁加一推进病房的。

张克成坐起来,身子呈一个直角,两只眼睛瞪着付尤,“我还以为你这小子把我给忘了呢!”

“怎么会呢,忘谁也不会忘记你的,你放心吧。”

付尤在故作坚强,天知道他得知张克成要做手术的时候是什么心情。

“你们聊着,我们两个老家伙儿出去给你打热水去。”

宁在福特意还关上门。

“张警官你别误会,付尤他一早就想奔来,但是张爷爷不让他打扰你休息,我们是偷偷来的。”

张克成看了眼宁加一,旋即侧头看了眼付尤,感觉两人看对方的眼神似乎不太一样。

“张克成,你可要老老实实呆在医院里面,哪儿都不准去。等你做了手术,我还是会每天都来看你,绝对不让你偷溜!”

付尤是怕张克成放不下公事,带病回派出所。

知张克成者,付尤也。

张克成笑看付尤和宁加一,一言不发。

沉默片刻后,他脸色突变。

“正好,你们两个都在,老实告诉我,这些天你们在干什么?”

宁加一和付尤对视几秒,好像知道张克成在问什么,但好像又不知道,非常有默契的摇头。

“宁加一同学,这小子装傻也就够了,你可不能够哈,你是好学生,好孩子,告诉张叔叔,你去王城家附近晃悠是为了什么啊?”张克成是从白若那里知道的。

宁加一语塞。

“好吧,既然你都不说,那就让我说吧。”张克成叹口气,“你是不是在王城家发现了什么?怀疑他是凶手?”

“我有往这方面想。”

宁加一不否认,随后她盯着付尤看了几秒,告诉张克成那根红绳的事,以及鹦鹉去世那天早上,她在小卖部碰到王城说过的话,看见的血迹。

闻言后,张克成心头一颤,但也就是那么一瞬间,他很清楚,王城有不在场证据,硬是把他牵扯进这两件案子里面,大体来说,有些牵强附会。

但他转念一想,王顺才突然自首和自我封闭,也委实奇怪,暂时还不能够说调查得水落石出。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是谁弄死了虎皮鹦鹉 本站APP 下一章 不理你不是因为不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