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口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
上一章 你个混蛋羔子 本站APP 下一章 来来,我教你画画

第015章 我没有杀人

作者:橘苗 更新时间:2020-11-12 13:56:46

宁加一大腿根几乎疼了一宿,等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,发现已经七点,她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换衣洗漱,没有吃早饭就匆匆推着自行车出门。

一天下来,除了必要的时候,宁加一压根不想站起来。

还有十分钟放学。

除去艺术生,所有班级的学生都是自习。

付尤借着上厕所的时候,偷偷摸摸溜到一班教室后门口,敲着窗户,小声喊宁加一。

只可惜,宁加一坐在最里面,他只能够写纸条,然后丢给就近的同学,拜托他帮忙传过去。

其中就有林深深。

林深深听到后座同学说纸条是给付尤给宁加一,一时之间,她特别想打开看看,碍于周围有眼睛盯着,她只好佯装没事,顺手把纸条丢给邻座。

纸条“爬山涉水”终于到了宁加一手里,字迹潦草,看似几乎要飞上天:

我在橘子园那里等你(你必须得来,我小jiu找我俩儿!!!)

付尤不会写舅字,注拼音代替。

宁加一左手撑着下巴,右手遮住纸条,埋着头哭笑不得。

坐在正中心位置的林深深想看宁加一的表情,但被她一只手挡住了,只能够看见三分之一侧脸,心想:两人这是要做什么呢?

下课铃声终于响了。

宁加一提前收拾好了书本,哪怕是腿疼,她破天荒第一个冲出教室。

紧跟其后的还有商量。

林深深个头小,瞅着宁加一离开,忙踮起脚尖看她跑的方向,随即加速收拾东西,背上书包,挽起好朋友肖烨的手出教室。

“哎,深深,我们不是往那边走麽,你这是准备去哪儿啊?”

林深深着急追上宁加一,没时间跟肖烨解释,脚速越来越快,最后变成奔跑,

肖烨看见宁加一朝着付尤奔去,自言自语似得说了一句:

“那两人是什么时候走在一起的,我怎么现在才发现啊?”

“……”

林深深骤然停下,喘着气,瞪大眼睛,吃惊地看着宁加一和付尤不但走得很近,而且,付尤还牵过宁加一的手,让她坐在自行车后座,最后,她抱着他的腰。

“深深,深深,你怎么了?”

“哦,没事,他们看起来好奇怪啊,我们跟上去看看吧?”

林深深好想一探究竟,想知道他们是否在交往。

肖烨对两人的关系并不是真得感兴趣,再者,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:宁加一和两桩命案有关系,而付尤舅舅又是警察,两人本来就不认识,估计就是为了案子才会一起回去。

“别了吧深深,我妈说了,女孩子家家的,不要跟死人接触过的人走太近,会带来厄运的!走走,我们回家。”

林深深听朋友说得如此之坚决,向来没有主见的她也就没有继续说下去,随即转身离开。

派出所——

并不宽敞的办公室内,张克成还在上班时间,自然是一身制服,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,拿着一支钢笔不停的写东西。

宁在福和宋梅为了孙女被打而来报案。

王顺才父母为儿子被付尤打得不成人样,跑来找张可成讨回公道。

张龙飞和程怡也在,两个人摆着同一张铁青的脸,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。

现在就差主人翁到场。

付尤猜到派出所的场面一定不会小,提醒宁加一要做好心理准备。

果然,两人一出现,王顺才父母反应尤其激烈。

特别是王顺才老父亲,二话不说,抓起付尤的衣领子要打人,要不是宁在福在中间拦着,就差三公分,那一记拳头就硬生生砸在付尤还稚嫩的脸上。

与此同时,张克成松了口气。

而张龙飞和程怡无动于衷,就好似那人要打的人根本不是他们的亲外孙。

“王大爷,请你先不要激动,坐好!”

张克成站在正中间说话。

“首先是你们家儿子用布袋子套住宁加一头还出脚伤人,付尤的行为虽然有点过激,但你们二位无法替你们儿子洗脱……”

王顺才父亲鼻孔吐着粗气,压根不听张克成讲道理,从头到尾只是重复一句:警察帮着自家人,不管苦难人,天理难容啊!

末了,王顺才母亲就补充:我可怜的儿啊,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头昏迷不醒,我可怜的儿啊,你可不能够就这样丢下你苦命的爸爸妈妈……

老夫妻二人一唱一和,默契十足,配合得相当好。

好到不知原委的程怡和张龙飞也觉得儿子办事不足,用埋怨的眼神盯着付尤,甚至,他们还想用钱解决问题,免得继续待在这里丢人现眼。

“你们够了!”

付尤拽紧了拳头喊了一句,接着冲着王顺才父母说:

“你们辛苦养大的儿子就是畜生!连未成年的女娃娃都欺负,他还算是男人吗?他活该……”

话,戛然而止。

张龙飞甩付尤一巴掌,还把他轰出了办公室。

宁加一看呆了,不知付尤的外公为何这样对他。

“张爷爷,您误会了,付尤是为了帮我才打人的,您好像根本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就出手打人,实在是太过分了!”

张龙飞和宁在福关系不错,挺欣赏宁加一这丫头,因为她成稳,懂事,又聪明。现在听到她为付尤讲话,他一时间有些懵。

办公室内突然少了最重要的人,王顺才父母都是满脸可怜又嚣张的模样,张克成心里挺窝火的,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要不要解散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王顺才从医院逃出来,神经叨叨的,一面自言自语,一面忽然跑进办公室,直言要找张克成,要认错,要自首。

别说宁在福他们了,就连王顺才亲生父母也不知他到底是怎么,再不等儿子说话,指向站在门口的付尤,恼着脸骂道:

“一定是那个混小子把我儿子脑子给打坏了,你们看看,他现在还像个正常的人吗?我的儿子怎么这么可怜啊……”

肉眼可见,确实不像。

付尤和宁加一对视了几秒,都感觉王顺才的疯癫倒也不像是装出来的。

“张克成,你倒是说句话啊,我儿媳已经没了,儿子现如今又变成这样,我还有两个孙孙,你们让我们两个老东西以后怎么活啊。”

老夫妻又是你一言,我一语,叨叨絮絮个没完没了。

王顺才听了半天,陡然推开他们的手,弯着腰走到宁加一旁边,丧着脸哭:

“叔叔错了,叔叔不该打你的,你原谅我好不好?”

然后他转向付尤,“你打的好,我这种人就该打,就该打。”

最后,他伸出两只手往张克成那里送,“张警官,你快把我捉起来,快点啊。”

王顺才这一连串的动作还有配上的说词,让在场的每个人都一脸懵逼。

张克成一个脑子两个大,索性一手把王顺才摁在座椅上,让其他人走出去,隔几个小时后再进来。

随后,王顺才情绪舒缓了不少,整个人看上去清醒了许多。

他再见到宁加一和付尤,仍旧是连连道歉。

王顺才父母真真真快要被急死了,这时王顺才终于愿意开口讲话:

“昨夜里我脸疼,胳膊疼,疼着疼着就睡着了。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,我听到屋外头有人敲门,先前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我就躺下去继续睡觉。

隔了几分钟,外头又有人敲门,我爬起来去开门,结果……”

王顺才说到这里,脸色忽然发白,牙齿咬住下唇,直至它发青才松开。

“我看见秋香了,爸妈,我真的看见秋香了,她问我孩子睡了没……我我吓得直接尿裤子,转身想跑。但她勾住我衣服了,我跑不动,又摔了跤。她拿刀在后面要砍我,我爬啊爬。

等我再回归头,宋襄也在,她跟秋香一起要杀我,但我真的没有杀她们啊!我是无辜的,我真没有杀人,真没有杀人……”

后面,王顺才一直重复:我没有杀人。

宁加一和付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

其他人也是。

来之前,宁在福夫妇还准备告王顺才,此时看见他这般可怜的模样,加上孙女也原谅他,也就不再继续追究。

事情本该这么结束:王顺才继续会医院治疗,或许,保险起见,顺便去精神科检查。

然而王顺才死活不离开派出所,希望张克成把他关起来,他认为这样,自己才不会再见到鬼。

张克成犹豫半晌,丢出一句:“我上你家住几天,再有鬼,我帮你打!”

听闻此话,王顺才稍微安心了些。

宁加一和付尤也松了口气。

张克成不在家,付尤也就变成一个人。程怡和张龙飞怕他调皮,惹事,让他收拾行李搬回去住。

付尤听了跟没听到似得,走在前面,只回了一句:“除了舅舅家,我哪儿也不去。”

“你舅舅不在,我跟你外公不放心你一个人住!”程怡无意中提高了音量。

“您有什么不放心啊,我有手有脚,饿不着,冻不着!”

宁在福忙走过去打圆场,“龙飞,要不这样,孩子先去我那里住几天,我家里还有房间,也就多一副碗筷而已,一点都不麻烦的。”

张龙飞还没有开口,付尤搂住宁在福的胳膊,“付爷爷,我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的。”

“不行,这孩子骨头天生反着长,万一给你们惹事,我们真不放心,也担不了那个责任。”

“张爷爷,有我看着他,您和程奶奶就放一百个心吧。”

付尤听着有些别扭,但不可否认的是,外公外婆好像对宁加一比自己放心一万倍。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你个混蛋羔子 本站APP 下一章 来来,我教你画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