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口才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我差点杀了嫌疑人
上一章 偷情是否 本站APP 下一章 对立,身世,分班

第010章 两人完美落水

作者:橘苗 更新时间:2020-11-12 01:04:56

付尤强烈怀疑告密者是宁加一。

而他最最最最讨厌喜欢打小报告的人。

商量从付尤言语和神态能够看得出来,觉得此事还要三思,连忙转移话题:

“老大,我奶奶炖了猪蹄莲藕汤,听着油腻,但是呢吃起来保准你连碗都想吞下去,超级美味,巨好吃,你留下吃了晚饭再走吧。”

付尤听得疯狂分泌口水,刚要点头答应。

这时付尤外公外婆忽然出现,随后不到一分钟,把他带回家。

“你舅舅没有给你饭吃?”

“小舅忙归忙,饭一顿没有少。倒是你们,是不是知道我要来这边,所以马上订机票走了?连个电话都不打。”

付尤知道自己问话的语气不礼貌,但话脱口而出,挽回不了。

张龙飞板着一张爬满皱纹的脸,训斥道:“轮不到你来教训我们。你现在赶紧回你舅舅那边。”

付尤也没打算留下来,哪怕是外公外婆求自己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站住!”

说话的是付尤外婆程怡。

“有什么事要说吗?”

“听你妈妈说,你爸那个小老婆已经怀有身孕,你恐怕要一直住在这边了,最好是老实安分点,别给我们添麻烦。”

付尤讨厌小老婆这三个字。

“外婆,付薛康离婚之后才认识现在的老婆,您别一口一声小老婆小老婆的喊,我听着不舒服。”

程怡冷笑,望着付尤的眼神跟陌生人没什么两样。

“是,你爸当然会这么跟你说了,毕竟婚内出轨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。只有我那个傻女儿到最后才清醒,幸好她现在也找到了一个好男人。你赶快走吧,我跟你外公要出去吃饭。”

付尤懒得和两位固执的老人解释,咬着牙迈出门槛。

天已经暗了。

家家户户都在准备晚饭,或者是一家人已经围在饭桌旁开开心心的吃。

付尤猜,付薛康这会儿应该和那个女人在豪华餐厅内享受西餐。至于母亲,她应该和新的老公过着如热恋般的日子。

“付尤同学,付尤同学。”

付尤缓过神来,回头面无表情盯着林深深:“有事吗?”

“这是我自己画的漫画,希望你看看,那里需要改进的地方,还麻烦你告诉我。”

付尤想起来笔记本还没有还给林深深,拉开书包拉链,发现每一本都有褶皱。

“真不好意思,是我太粗心大意了,对不起。”

“没事,我一点都不介意,拿回去放在厚书下面压一压就可以了。”

林深深笑得时候露出八颗齐整整的贝壳似得牙齿。

“呃……那个,”付尤搔着后脑勺,“这画有点眼熟啊。”

林深深眼睛顿是亮了,“太好了,你终于想起来了。我们之前在区里比赛遇见过,当时是你给我加油打气,还给我画了这个火柴人漫画。我特别喜欢,就画了后续。”

这样近距离仰起头细看,付尤还是当初的模样,高高瘦瘦,酷酷的,眼睛里面装了满天的星星。至少,在林深深的眼里就是如此。

她甚至怪自己,一开始怎么就没有认出来付尤。

“哦哦,想起来了,原来那个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冒鼻涕泡的小女孩子是你啊。”

付尤使劲儿回想,眼前人和记忆里面的人重叠后,方才恍然大悟。

林深深娇羞状埋下头,两手搅在一起,“让你见笑了。”

付尤收起画册,“我回去一定看。”

“嗯嗯,请你一定告诉我不足的地方,谢谢。”

“害,客气啥啊,咋一看,比我画的好多了。”

“那里那里,我其实也就是照着葫芦画瓢,根本比不上你的。”

夹杂梨子香气的风,忽然把林深深及到腰间的头发吹散。

入了付尤的眼,好似动漫里面的场景瞬间转移到眼前,但也就那么短暂的一秒两秒,他和她的注意力随即被转移。

“快来打他,打他。”

王育才手里握着一根香樟树枝,叶子全部被摘掉,估计还刻意在墙上磨了一遍,枝条表面三分之一还是很粗糙,剩下看上去比较光滑。

离着付尤十米之外有三五位孩子同样手执“宝剑”唰一下冲过来,整整齐齐站在王育才身后。

“打怪兽咯。”

“我们分着打啊!”

付尤起了玩心,伸出手,做出一个要攻击的动作。

林深深虽不喜欢孩子,但被付尤做的鬼脸吸引了,愣在原地不想动。

“哎呀……”

一声尖叫打破了奥特曼打怪兽的氛围。

“看见啦,白色的小内裤!”

王育才指着林深深又叫了一声:“我妹妹都不穿这种带花边边的三角裤,羞羞脸,羞羞脸哦。”

其他孩子跟着一起瞎起哄。

付尤怒吼一声,甩起书包,吓得一群娃娃撒起腿掉头就跑。

“我回去了。”

林深深觉得太丢人了,一只手压在裙子上,一手掩着脸,也不敢跑得太快。

付尤搔着后脑勺,嘴里在嘀咕:“那群混小子,再让我看见你,非把你们小屁屁打开花不可!”

话音未落,王育才操着一把铁锹折回来,他冲着付尤吐舌头,挑衅。

“大块头你来打我呀,打我呀,来呀来呀。”

付尤撸起袖子,要是今天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,他把名字倒着写!

“啊,快跑啊,怪兽拿石头追上来了。”

一群小家伙儿也就是嘴巴厉害,身体实诚得很。

付尤稍微快跑几步,他们吓得跟老鼠似的,四处逃穿,还有孩子嘴里喊妈妈。

“我可警告你们了啊!再敢掀女生的裙子,哥哥下次绝对不会放过你们!”

等付尤回过神,发现那群孩子跑不见了,而自己迷路了,砸咂舌,猛地拍了下脑门。

“手机也没电了,我去,怎么这么倒霉啊!”

要是四周有房屋,还有机会找个人问问。

关键是,周边偏偏就只有片片杂草,三条不知通向何处的黄沙石头小路,还有一棵光秃秃,不知是死是活的批把树。

付尤猜,这地估计叫天天不灵,喊地地不应。也难为那群小屁孩,啥地都敢去,自己居然也敢跟。

正当他打算硬着头皮随便走一条小路,耳畔传来“噗通”一声。

很像是什么东西,掉进了水池子里面。

“喂,有人在吗?在的话,回到我一声啊,别吓唬我啊!!”

付尤踩过一片枯草地,跨过一米高的不知名灌木丛,映入眼前的一幕是:

宁加一站在池塘里面!!

是的,她居然完好的,一滴水未沾的站在池塘里面!

“你居然会轻功水上漂?女侠,厉害啊!”

付尤由衷的亮出自己的大拇指,后知后觉才看见她脚底下的石头。

宁加一“切”了一声,回过头,继续瞄好位置,把手里的一块巨石放下去。

“你在干啥啊?”

“拜托你闭嘴好不好?”

之前那一声“噗通”其实是付尤大喊,吓到了栖息在池塘边休息的野鸭,扑腾翅磅起飞,钻进水里,然后才飞走了。

“哎!”付尤指着离宁加一左脚不到一米的黄狗,“它死了吗?”

宁加一挺难过的,拒绝回答那个笨蛋的话。她不给付尤帮忙的机会,一个人托起将近一米长的狗尸体,一步步走到岸边。

“它就是那天追着我和商量要咬我们的疯狗。”

宁加一用池塘的水洗手,起身时,语气很平静的告诉付尤。

“现在该怎么办?要埋葬吗?”

付尤想到那天宁加一说过安葬幼猫的事,顺口就问了。

“嗯,我们就在这里挖一个坑把它给埋了。”

宁加一来附近是为了给兔子割枯草做窝,另外一条路边,有片绿油油的草,第三条路那边,有一片枇杷林。

只要是偏僻的地方,长了哪些树,哪些草,有什么样的石头,宁加一都知道。

付尤看见宁加一拿出一把镰刀,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别怕,这本来是用来割草的。”

这会儿被她用来刨地,大概一个坑的形状出来了。付尤夺过镰刀,半弯着腰,用力的戳土,动作十分麻利,也很迅速。

“你知道是谁家的狗吗?”

“谁会承认自己家养了一条疯狗,生时不管不顾,死了,又有谁在乎?”

宁加一把竹篓子里面的青草全部铺在狗的尸体上。

“或许,死亡对它来说也是一种解脱,再也不用被人追着打,也不用挨饿受冻,多好啊。”

付尤在宁加一的脸上看到了痛苦,哪怕她明明在笑,笑得时候,眉眼弯弯,眼睛清澈透明,左边嘴角还有一只小梨涡。

明明看起来那么美好,却又那么悲伤。

“走啦,天都快黑了,送我回家。”

付尤打破沉默,站起来伸伸懒腰,踢踢腿。

“喂!你又跑到池塘里面干什么啊?”

宁加一真得很嫌弃付尤的嗓子,不管何时何地说话都那么大声,就跟别人都是聋子一样。

“我要把这些石头拿开。”

“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做,你赶紧上来。

付尤说话间,已经脱掉名贵球鞋,顺手扯掉袜子塞进口袋。

“你上去,别在这里碍事好不好?”

付尤啧啧几声,本想护送宁加一和石头上岸,不料,突然来个脚滑,手,莫名其妙抓住宁加一的衣服。

两人非常完美地落水。

这一次是“噗通噗通”两声。

“啊,救命啊……我我我我,我不会游泳。”

付尤呛了口泥巴水,整个人都非常糟糕,在水里面拼了老命的扑腾。

“你先睁开眼睛好不好?”

宁加一浑身都打湿透了,头发上还沾着水草,非常镇定以及无语的望着某人。

喜欢的书放入书架,方便阅读!
注册 | 登录

上一章 偷情是否 本站APP 下一章 对立,身世,分班